平权之声:VR行业中的“姐姐来了”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无极娱乐圈

这段时间,针对女性和少数群体发生的恶意事件越来越多,大家对追求少数群体的权利这件事也越来越关注。

VR作为一个新兴科技行业,它本就应该代表着更高级的向往和更自由的追求。在VR行业中已经出现了歧视,也已经有人在努力。

2010年,“阿拉伯之春”起义开始的时候,电影制片人Tamara Shogaolu住在埃及。当她走遍全国各地,从各式各样的人口中收集历史时, 她突然意识到,VR是能够很好地讲述这些历史故事的工具。后来的故事就是,她的VR纪录片《另一个梦想》于4月在翠贝卡电影节首映。

《另一个梦想》讲的是埃及一对女同性恋,面对着革命事件后大量人对LGBT人群的反对,不得已逃离埃及,去往荷兰寻求庇护的故事。

Shogaolu说:“当你耳朵里听着别人的声音,而身体却亲身经历着他们经历过的一切是非常有趣的。”在影片中,角色会讲述一些自己身为有色人种,生活在白人为主的地区时的感受。

对Shogaolu来说,这些经历十分熟悉。她是一名黑人女性,在以白人占多数、男人占主导地位的科技世界里工作。

而VR提供给她一个机会。它能够重塑一个完整的、巨大的世界,让观众能够站在这个世界里,感受“这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性别?处处都不同

科技世界的性别问题早就有人研究过了。有报告显示,在英国这样一个欧洲发达国家里,女性占技术劳动力的比例不到20%(有的报告则指出,这一比例已经低至11%)。而在公司高层中,女性的平均占比在5%~15%之间。

在黑人、亚洲人和少数民族(也就是BAME群体)中,这个数字会更低。

根据《第四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2017)》,在我国,近三年从事过研发活动的女性科技工作者中,57.8%承担(包括主持和参与)过研发项目,低于男性5.2个百分点(2013年该数据差距为1.3个百分点)。

33.3%的女性科技工作者反映女性科技人员不受重视的现象非常严重或比较严重。31.7%的女性科技工作者反映择业时遭遇性别歧视,21.3%反映晋升时遭遇性别歧视。30~34岁年龄段反映择业、晋升遇到性别歧视的比例最高,分别为36.1%、25.0%。

往更高精尖的层面上看,两院院士中女性科研者只占约5%,长江学者中女性比例不足4%,在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奖者中女性不足9%。

如果聚焦VR行业呢?在最近,一项研究对70家美国VR公司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VR行业中,女性高层的比例高达64%。但是,在VR技术的用户中,只有16%为女性,英美两国的女VR玩家占比则为30%。对于VR这个新兴行业来说,性别不平衡的苗头已经渐渐浮现。

“姐姐来了”

历史的变革不是处处都充满着流血和牺牲,但它需要每一个人发声。

总部位于布里斯托尔的Limina Immersiv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atherine Allen决心解决VR中性别不平衡的问题。2014年,Allen在Touchpress工作,她的团队与迪士尼合作的App获得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 Awards)。接下来的2015年,Allen通过制作了两个BBC VR影片,迈入了VR行业。

“作为一个艺术家参与到VR制作中,是非常有趣的。同时还要面对一个我无法撼动的事实:观众缺少多样性,”Allen说。“让我特别沮丧的是,能看到我作品的那些人只能是‘用头显玩游戏的年轻人’,这么小的群体。如果只是这么一个小的群体,我做VR内容的意义何在呢?”

2016年,Allen和前BBC项目委员Chris Sizemore共同创立了Limina Immersive,目的是把VR带给更大的群体、更广泛的受众。该公司提供策展和咨询服务,并拥有专门的VR影院。“我知道VR行业是真的想实现包容。我们还有一条路可走,我们正在尝试打破现有世界的规则,”Allen说。“性别的差距已经出现,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她行动的第一步,发布了名为《对女性和VR的期待》的倡议书。她将其称为“引导行业向社会展示最好的自我,而不是最差的自我发展的号召”。

在美国分子生物学家和多学科艺术家Ashley Baccus-Clark看来,性别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观众和从业者身上。她指出,为VR提供资金的人缺乏多样性,封闭了少数派的声音。

与Shogaolu一样,Baccus-Clark想要突出表现有色人种中女性的生活。她的VR影片,NeuroSpeculative AfroFeminism(NSAF)于去年公开发行,并入选圣丹斯电影节和翠贝卡电影节。它让观众以一个黑人女性的视角观察世界。

她与Carmen Aguilar和Wedge,Ece Tankal和Nitzan Bartov合作编写并制作了NSAF,她们同属于全女性艺术、科技和设计工作室Hyphen-Labs。

Baccus-Clark补充说:“我们制作这部作品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太多和我们一样,共同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我们创建了这个平台,与其他创作者联系,。我们接触到其他女性和有色女性,她们希望用身临其境的方式来讲述自己的生活故事。”

VR非常适合艺术和娱乐,但它也可以为有医疗需求的人提供一条生命线。

在经历过一次长时间不能活动的事故之后,Isabel Van De Keere于2016年创立了Immersive Rehab。它旨在创建VR项目以帮助患者康复。拥有机械工程背景的Van De Keere说:“当我经历康复治疗时,孤独和无聊的情绪时常环绕着我。我想用VR做一些内容,让以后的人们经历这个过程的时候有不同的感受。”

根据Van De Keere的说法,使用VR进行康复治疗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它的沉浸式体验感。

“与我们合作的很多人都缺乏力量或运动技能。仅仅是拿起东西对患者来说还不够“她说。“比如,护士只会说‘你上下移动手臂,20次’,这真的很无聊,而且也限制了患者的恢复。因为你的大脑不会把动作和环境中的物体联系起来。但在VR中,我们可以让患者与虚拟对象进行交互,那感觉非常真实。”

Van De Keere表示,作为一名女企业家筹集资金可能很困难,但她仍然对VR的未来保持积极态度。

“有很多令人佩服的女人在VR行业里工作,大家都在努力确保VR行业的发展。这都是很不错的。我们不希望有对女性有害的内容出现,也希望VR能够成为一个有包容性的行业,让每个人在其中都有话语权。”

87870编译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
来福特别瘦
很少笑吃全麦的面包
选择支付金额
1元2元5元
选择支付方式
金币微信支付宝
打赏成功

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
正在支付...
支付成功了
如果支付失败
微信支付
应付金额 0.00 元
请使用微信扫码支付

猜你喜欢

【特稿】深圳为什么不能平视硅谷?

“深圳就是硬件界的硅谷。”四年前,在一次演讲上,硬件孵化器HAX的创始人CyrilEbersweiler将一个中国年轻的南方城市与全球科技圣地放到了一起

2019-06-05

前央视主持人郎永淳对话张泉灵:谈转型、网红、投资与创业

《前央视主持人郎永淳对话张泉灵:谈转型、网红、投资与创业》文章已经归档,不再展示相关内容,编辑建议你查看最新于此相关的内容:郎永淳“转身”谈创业,对话云集微店CEO肖尚略昨日,

2019-06-05

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别让肉体跑丢了灵魂,请保持对非互联网的敬畏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21日报道今日下午,2016(第十五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召开,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发表主题演讲。俞永福在演讲中

2019-06-05

江南春:不要再拿钱烧流量,你必须建立自己的品牌

6月19日,黑马成长营导师、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在宝岛台湾进行了直播,与黑马学员们分享了他对创业者特质、移动互联网转型,以及品牌传播的看法。他认为,当创业者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品类

2019-06-05

掌阅成湘均的「创业反调」:学骡子、不妥协用户、忍着挨骂、接受慢

在创业成为时代热词的今年,人们身边有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创业大军,创业也成为年轻人挥洒激情,实现梦想的一条大路。但对于如何创业,创业的节奏,创业方向的选择和坚持,很多要投身创业的人

2019-06-05